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三六九等

作者:四川新闻 | 发布时间:2018-12-28 09

贾平凹在小说《废都》中这样说:“一等公民是公仆,祖孙三代都幸福;二等公民搞承包,吃喝嫖赌全报销……九等公民做教员,鱿鱼海参认不全。”看过这段以后,先是觉得挺搞笑的,不过现在无论如何都笑不出来了。

前阵子学校里面一直都不消停,外加这件事的发生,让我对中国的教育系统失望及了。他是我曾经的同学,本来他不是一个这样的人,如果没有那些事的话,我真的不会相信像他这样的也能做出这种事来。

高二分班了以后,他被分到了一个管理很严格的班级并遇到了一个十分严肃的班任。受不了高压政策的他选择了与老师对着干,后来是师生两人大打出手。当然,以他那瘦小的身材根本无法与强壮的班任抗衡,于是他失败了,他认为他的颜面扫地,结果他买了一把刀装在书包里等待着一个时机可以从从书包里抽出拿把刀架在老师的脖子上,不仅是为了在班级立威,更是为了为他出一口恶气。

于是,经过了半年的摩擦、半年的斗争,在第三个半年,他做出了这个愚蠢的决定,以一次很小的事情作为导火索,他将拿着刀指着自己的班任用十分肮脏的话语来问候老师的母亲。在这个时候,我想两人已经完全的跳出了“教师”与“学生”的角色,完全变成了两个男人之间的决斗。结果是毋庸置疑的,尽管他带着刀又能怎样呢?他不傻,他知道看下一刀自己的结果是什么。

他今年已经五十八岁了,作为一名人民教师,每天就上一节课,剩下的时间就在办公室里看看手机、玩玩电脑偶尔去体育馆打打球。他的生活很节俭,每个月六千多的工资,儿子儿媳在北京有正式工作,但是他坚持每天坐公交;眼镜腿坏了舍不得换,而是找学生们要他们不用的眼镜;弄了个支付宝的“扫码领红包”贴在前面让学生们扫码。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吝啬的小老头竟然早已被评上了高级教师并且是曾经的学校副校长。

大概是是十年前吧!这个地的教育系统十分混乱。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只有你们想不到的。而他就是这场混乱的牺牲品,由一个副校长做回一个普通的老师,他熬过去了。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离开这个让你伤心的地吧!

他今年四十八岁。与前面那位既是知己也是忘年交。他曾经是一名十分优秀的班主任,带的永远是重点班,可唯独那一届不是,那也是他带的最后一个班级。学校里转来了一个学生,家里有权有势,被安排在了他的班级,来报道的第一天学生家长就对她说:“老师啊,这是我们家三代单传的独苗,我已经和上面打过招呼了,他做了什么错事,还请老师多多担待。”他看了一眼那个学生。正所谓是长发飘飘啊!他知道这是学校扔给他的一块儿烫手山芋。没办法,得接着啊!

一名长发飘飘的男子游走在校园里肯定是要出事的。学校里的一位中层领导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现了这个学生。领导的做法是找了这名学生的班主任,也就是他。接着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以后。十年以来他再没有做过班主任。

曾经都是从教师做过来的。冤冤相报何时了。他们做出了太多让人失望的事,学生跳楼自杀。警已经掌握了死者遗书,教育局最后仍然要学校来承担丧葬费。贾平凹将公民分为了十等就失去排在了第九等。曾经宋濂“立侍老师左右。援疑质理,俯身倾耳以请;或遇其叱咄,色愈恭,礼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复;俟其欣悦,则又请焉。”而现在,老师站着,学生坐着,干讲四十分钟,连口水都不能喝。学生却在下面吃着喝着说着玩儿着。仿佛是在听相声一样。

我不知道教育局会如何处理这次的持刀事件。又和以前一样,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老师的身上吗?我真切的希望你们不要再做让教师们心灰意冷的事了。

更多>>精品推举
更多>>最新图片新闻